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战场恶斗
风月大陆 第八章 战场恶斗
因为情报出现误差,在赤河城外被突然出现的天龙军团击败后,夏云很快便收拾起苦涩的心情,努力集结败退的兵将,随后便前往登封仓会合他留在那里进行围困的部队,这一下,他的兵力达到了一万人。   在攻佔了登封仓附近的一个小城,进行了休整和补充之后,夏云立刻挥军北上,和南下救援登封仓的天龙军团一支先头部队展开了一场激战,这一次,他没有给天龙军团任何机会,非常乾脆地击败了这一支五千人的步兵部队。   消息传到赤河城,叶天龙不禁顿足感歎,他没有想到夏云的军队竟然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恢复了战斗力,当初他如果马上乘胜追击,穷追猛打的话,夏云就没有喘息的机会了。   而现在他最担心的是由于派出去增援登封仓的部队在中途被敌人击败,会对登封仓的守军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   幸好夏云也怕叶天龙的主力部队从后面夹击,并没有选择攻击登封仓,而是另外选择了一条道路,往赤河城的方向进军,準备和高阳州的大军遥相呼应。   等到夏云推进到赤河城附近时,加上从登州各地退回来的部队,他旗下的兵力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人。   这个时候,接到出师不利的消息,从高阳州前来增援夏云的两万名步兵也抵达了他的大营,现在,拥有三万五千人的夏云已经有足够的实力面对任何敌人。   这一下,轮到叶天龙头痛了,因为在对岸的高阳州土地上,两万名夏赫军士兵牢牢守住了通往高阳城的通路,而且任凭天龙军团的将士如何挑拨,他们就是不为所动,依靠着严密的防御工事,让天龙军团无法再前进一步。   显然他们的主将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将军,而对于叶天龙来说,就非常麻烦了,因为他如果要发动强攻的话,就势必要付出大量的伤亡,这绝非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而在叶天龙的背后,夏云的三万五千人又给叶天龙造成很大的威胁,这一支部队是他无法忽视的敌人,只要他稍微露出一丝破绽,必定会被狠狠咬上一口。   现在的情势变得十分有趣,天龙军团的庆计和左岛近两支部队从青州进入高阳州后,接连和夏赫的军队打了几场小规模的战斗,将夏赫的大军牵制在当地,无法按照计划进军登州;而这边叶天龙在登州的大部队也因为夏云的牵制,无法全力进攻高阳州,只有将夏云的部队消灭后,他才能真正放心大胆地进军高阳州。   此时唯一让叶天龙高兴的是,通过战时动员令,从登州各地抽调的预备兵让他的军团得到了扩充,现在他的主营中拥有了七万名将士,其中包括了一万五千名的骑兵。   经过一天的激战,叶天龙依靠优势的兵力,将登州境内的夏云部队赶到距离赤河城六十里的小城沙定,同时天龙军团的舰队封锁了赤河,完全割断了夏云和高阳州夏赫大军的联繫。   可是夏云的军队凭藉着沙定的城防工事和天龙军团抗衡,一连打退了叶天龙发动的三次攻势,从八月二十一日起,整个战事开始陷入了僵局。   「现在要怎么办?」   叶天龙从军事会议结束之后,就一直望着眼前的地图发呆。为了击败夏云,计无咎他们设下了好几个计谋,引诱夏云主动出击,好进行一场决战,但夏云就是不上当,反而趁机吃掉了天龙军团放出去的几个诱饵部队。   虽然没有对叶天龙的军队造成多大的损失,但也让叶天龙为之恼火不已。   「大人,夏云的军队在外面向我们挑战了。」   没有等到叶天龙想到什么,一个士兵匆匆进来向他稟报。   「该死的,以为自己在雪玉龙山丹云洞修炼过,就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居然这么狂妄。」   叶天龙恨恨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大声道:「传令下去,出战!」   虽然心中愤怒,但叶天龙面对夏云,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从修罗那里了解到夏云的情况,知道他曾经在大陆上最险恶的雪玉龙山的丹云洞修行了两年,从而使自己的武功有了惊人的突破。   面对优势敌人的围攻,夏云出面挑战,是为了鼓舞手下将士的斗志,也是对自己武勇的信心,如果天龙军团不敢应战,自然会让对手的士气大振,如果应战被打败,则同样让夏云的士兵士气大振。   鼓声一阵紧似一阵,虽然帐下的将领纷纷请战,但叶天龙还是决定自己出战,因为夏云是指名向他挑战的。而且他也对林地中伏那一战非常不服气,夏云的武技是很强,但他也自信绝不输给他的,他要报那天战败之仇。   到了阵前,只见夏云孤身一人立在战场中央,在他身后百步立着本阵的士兵,叶天龙也挥手示意部下压住阵脚,然后催动战马迎向夏云。   看到叶天龙真的敢亲身出战,夏云也不禁心生敬佩之情,已经佔有优势的情况下,很多人的选择就是根本不理会敌人的挑战,一见面就挥动大军掩杀过去,省得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反而麻烦。   「叶大人果然是英雄人物,令夏云十分佩服。」   叶天龙摆摆手,道:「不要废话,我可是来向你讨回那天的债。」   夏云诧异地打量了一下,发觉眼前的叶天龙似乎和那天在林地相遇时有很大的不同,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和自信,给了他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际遇,让叶天龙在这么几天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他不禁有些迷惑。   其实叶天龙自己也不知道,那天在林地因为知道自己被包围了,面对佔尽优势的敌人,他内心深处是受到很大影响的,潜意识里,失败和逃生的念头使得他的武技发挥大打折扣,自然面对夏云时就变得畏手畏脚的。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他的兵力佔了极大的优势,把敌人整个围困起来,对夏云又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这样的状态下,他本身的武技自然就完全可以发挥出来了。   「很好。」夏云点点头,突然转头向后方大声喝道:「击鼓!」   两军的鼓声同时响起,两边的士兵一起发出震天的吶喊声,在为自己的主将加油助威。这种英雄式的对战,是任何一个士兵都为之嚮往的,特别是他们对自己的主将有着强大的信心。   从吶喊声中,就可以显示出叶天龙一方是佔尽优势,一下子把对方的声音完全压制下去,这更是让叶天龙胆气倍增。   感受到叶天龙的气势越来越强大,夏云暗暗心惊,夹杂着魔神之气的霸气带给他的震撼是难以形容的,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不凡气势,一种不怒自威,暗带邪意的霸气,让人由心底里生出一种恐惧感。   剎那间,夏云甚至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叶天龙,而是另外一个人,一个他以之为超越目标的男人,佣兵之王修罗。   夏云突然间意识到,叶天龙散发出来的气势其实和修罗非常的相似,但仔细体会起来,又有很大的不同,可真要他说出来,却又无法表达。   这些想法在夏云的心头一闪而过,他知道不能再让叶天龙把气势提高起来,不然的话,他将再无出手的机会,即使是现在,他的爱马黑龙就已经变得非常不安,显然是承受不住从叶天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   「就让夏云好好领教一下叶大人的神剑吧!」   夏云一个飞身,从马上跃下,站在叶天龙的跟前,而战马黑龙立刻向后跑去,离开这个让它极度恐惧的地方。   「既然你选择步战,那就来吧!」   叶天龙神采飞扬地从战马上跳了下来,他的战马也很快回到后面的本阵。   从叶天龙开口说话的瞬间起,夏云发现自己身受的那股压力一下子消退不少,他也不再被叶天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霸之气束手束脚,不由得心中一喜一忧。   很明显,叶天龙拥有十分可怕的力量,但却还不懂得如何去驾驭这种力量,或者说,他还没有使用这种力量的经验,这就是今天他的机会所在。   不过,假以时日,随着叶天龙经验的成熟,他终究会真正掌握这一身令人恐惧的力量,到那个时候,他到底会成长为怎么样的一个高手呢?   一声长啸,叶天龙豪气飞扬地一剑挥出,神器烈火剑一下子爆出了三尺长的剑芒,烈焰排空,威力之大,连叶天龙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一片空灵,举手投足无不有得心应手的感觉,这是他自青州战事之后,第一次真正和一个武技超绝的对手交战,击败对手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身子一偏,黑龙枪在夏云的手中急速转动,黑色的烟气倏然腾起,带着一连串的黑影急探叶天龙的胸腔要害,一枪既出,风雷俱发。   叶天龙斜身侧移,剑走偏锋,疾射夏云的右胁,立还颜色。   带着火系属性的神器烈火剑和带着黑暗系属性的神器黑龙枪之间的碰撞,爆发出令人难以想像的威力,红色的剑芒在黑色的烟气中闪闪发光,不时发出气流爆裂的响声,两个人各展绝学展开空前猛烈的快攻。   蓦地,一声剧烈的响声从叶天龙和夏云的交手处传来,爆出璀璨的烟花。   经过一阵猛烈的快攻之后,烈火剑终于和黑龙枪第一次真正发生碰撞,可见两个人都是以神意来催动手中的武器,以神驭力,招式未老便马上变招。   叶天龙和夏云各自往后退了三步,这一次是不分胜负。   要比黑龙枪的威力强上一倍,所以,真正说起来,还是夏云的实力略胜一筹。   夏云惋惜地望了一眼手中黑龙枪的枪身,和烈火剑相撞的地方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原本在枪身流转的黑气变得暗了一些。   而叶天龙手中的烈火剑却更是红光大盛,那道剑芒似乎要脱剑而出,在空中吞吐不定。   心疼武器的受损,夏云发出震天的怒啸,枪化龙腾,愤怒地猛扑而上,撒出千重枪网,以迅雷疾风的声势,向叶天龙但实际上是叶天龙佔了一点手中神器的优势,因为他的烈火剑攻去。   劲气直迫八尺外,飞砂走石,龙吟虎啸似的震鸣令人惊心动魄,他要行雷霆一击。   叶天龙虎目怒张,不退反进,一声怒啸,剑芒流动,突然切入罩来的黑色枪网之中,然后红色的电芒暴涨,人剑俱合,剑气破风声刺耳。   这一下,双方都打出真火。在战场观战的双方将士都不再发出吶喊助威的声响,他们的心神都被这一场凶险绝伦的龙争虎斗所深深吸引。   两把神器在主人全力地催动下,化成两团不住激射、滚转、流动、扭曲、旋舞的激光,激烈地纠缠着。   人影如电,人影在急剧闪动,劲风四蕩,劲气袭人,他们的每一招皆以内家真力发出,劈空劲直迫丈外,红色的焰流和黑色的旋风不断向四面八方扩散,没有一定的功力,已经无法看清楚两个人的身影。   急剧地闪避、冲刺、迴旋、挪移,不易分辨到底是谁占连珠炮爆炸,令人闻之心发寒,血液欲凝,可知双方贴身纠缠之猛烈程度是如何可怕了。   闻讯出来躲在车里观看的晨月这时由于功力的缘故,已经看不清交战的情况。她的双手满是汗水,却还是紧紧地盯着那一处红芒黑气交错的地方,虽然不敢看,却又无法不看。   天龙军团的将士中,修罗的身形慢慢移了出来,他的眼中闪动着异样的神采,有讚歎,有喜悦,也有些许的激动。   作为一个绝顶的高手,即使不能参加这样一场战斗,能够在旁边看到,也是非常难得的。而对于他来说,场上激战的两个人更是和他有着极大的关係。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修罗喃喃自语着,因为他是看得最清楚分明的一个,看到惊险处,脚下情不自禁地往前移动。   但他想不到的是什么,他没有说出来,所以,在一边不时冷眼观察修罗的计无咎也无法猜测。   「叶大人胜在手中的神器,而夏云则是功力上略胜一筹……」   看了一阵,修罗忽然低声自语起来,这一下,旁边的几个将领都竖起耳朵。可是他又偏偏不往下说了,把众人急得直了上风。神器交错,撞击、拨动、接触所发出的刺耳响声,像跳脚。   「你这个家伙,快点说出来!」范铜忍不住叫出来。   看众人紧张的样子,修罗笑了一下,才道:「自然是不分胜负啦,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一下,等一会儿,他们打累了,自然会慢下来的。」   众将领不由得为之气结。看修罗说话的样子,好像是在说什么街头的武技表演。   「喂,大个子,我老大可是付钱请你做保镖的,现在你怎么光说不动手啊?」   范铜双眼一瞪,倒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修罗哈哈一笑,突然道:「他们就要分开了!」   果然不错,空前猛烈的龙争虎斗,就在这瞬间暂止,两个人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叶天龙和夏云都是满头大汗,胸口急剧地起伏,但同时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準备下一轮的攻击。   「这一次,我要出绝招了。」   夏云先开口了,他的脸色一片肃穆,眼中流转着一种奇异的黑光。   「同感,我已经看穿你了,下一招就送你回老家。」   叶天龙毫不示弱,眼睛紧紧吸住夏云的视线。经过多次生死的搏斗,现在他已经完全学会了,任何一个高手出手之前,都会有一个预兆,都会流露出内心深处的意识,这是一种人的本能动作,就算是想掩饰,也会不自觉地露出破绽。   「好手难寻,决一胜负!」   夏云说完之后,便动手了。黑龙枪在身前一挥,划过一道美妙的扇形,数道黑色的气体从枪尖上急速射出,但目标并不是眼前的叶天龙,而是他身边的土地。   黑气一下子就钻入了泥土里面,剎那间,轰的一声,叶天龙身边的泥土全数炸开上翻,足有一人多高的泥土成排地跳跃着。   在泥土墙壁的掩护下,夏云整个人疾冲而上,黑龙枪似一条翻腾的毒龙,激射叶天龙,枪尖笼罩的範围,几乎是叶天龙的整个头部。   叶天龙腾空而起,神器烈火剑爆出了强烈的红光,让人「风起云涌玉钩斜!」   三大剑招中他最擅长的一招终于出手了。旋风、乌云似乎是变幻出来一般,一下子聚集起来,在叶天龙的身边围绕。   叶天龙心中一阵狂喜,他居然也可以发挥出剑招中的魔法力量,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突破。   修罗的眼中霎时也爆发出热烈的光芒,口中喃喃说道:「原来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原来如此……」   风飞速的旋转,将週身的泥土全部吹到远处,露出的却是三个手持弯刀的黑暗骷髅战士,每个都有一人多高,身上披挂着黑色的铠甲,头上戴着锈迹斑斑的鬼头盔,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握着乌黑发亮的长剑,从铠甲里露出来的粗大的骨头都是呈一种奇异的黑亮色,它们每走一步,都发出骨胳撞击的清脆几乎不能直视。   之声。   呼应着夏云的攻击,三个黑暗骷髅战士扑向叶天龙的方向,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浓烟。   叶天龙的神器瞬间透射出一道无比灿烂的光芒,红光闪过之后,受到黑暗骷髅战士的吸引,神器上的守护之神「火魄离龙」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烈焰四射,猛烈地冲击着三个黑暗骷髅战士。   两个人交手的地方完全笼罩在火焰和黑烟之中,里面不时传出的怪响,接着燃起了沖天的焰火,劈哩啪啦的声音连续然声响中,三道火柱冲出烟雾,整个烟雾这时已经扩不断。   轰散到十丈的方圆。红光和黑气急剧地纠缠,两个人影同时倒飞一次,夏云多退了两步,他的脸色一片铁青。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叶天龙的招数中有不少他熟悉的痕迹,特别是最后一招,几乎包括了他的枪法精髓,完全克制住他的出手。   计无咎等人生怕叶天龙有什么闪失,立即挥动大军冲杀而出。   这过去。而夏云的部队也急忙杀上来,保护自己的主将。   一场混战,夏云的军队再次退回了城中,依靠坚固的工事防御天龙军团的进攻。   经过这样一次的交手之后,夏云便不再出战了,似乎是铁了心要防守。   而回营的叶天龙却是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他在战场的英姿得到了天龙军团将士一致的喝彩声,他在将士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