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从小时候开始,我和妈妈非常地亲暱。 因为我是她的独生子,妈妈非常地宠我,给我一切我所想要的,从不拒绝。 在我十四岁那年,爸爸过世;而在我满十八岁的时候,妈咪送我了一份生命中的大礼。 我的生日是週六,在前一天,妈妈和我一起到佛矇特营去大肆庆祝;我们钓鱼、在湖滨散步、搭棚露营,还有一起在美丽的满月下,烤鱼当晚餐。 这么玩了两天后,妈妈完全放开自己,我们预备共同享有一个美妙的週日夜晚。 妈妈和我在户外共进晚餐,而在那之后,她端出了一个插满十八根蜡烛的生日蛋糕,给我一个惊喜。 「许个愿吧,儿子。」妈妈眨眼笑道。 我照做了,并且一口气吹熄这十八根蜡烛,只是,她大概想不到我许的愿望是什么。 妈妈递给我一瓶威士忌,我砰的一声打开瓶子,妈妈进到屋里,放上一首熟悉的古典音乐。 当爹地还在世的时候,我的父母总喜欢在卧室里听这首曲子;但当我懂事之后,我发现那其实是他们性交的伴奏曲,因为他们总是在那时候把自己锁在卧室里,让反覆重放的曲子,遮盖住所有杂音。 我把酒倒满了两只杯子,而妈妈也走回屋外,拿起玻璃杯,对我举杯。 「生日快乐,儿子。庆祝我们可以一起变老。」妈妈笑着,和我清脆地碰了一下杯子。 究竟是我,或是这个乾杯另有其他意义呢? 因为我的酒量没有多好,没隔多久,脑子里就开始昏天黑地了。 妈妈也是一样,看起来有点飘飘然的;因为她碰杯时的酒液高高溅出,弄湿了我的脸。 我也很孩子气地反击回去,母子俩就像顽童一样,在门口嬉闹起来,吃吃地笑着。 时间接近午夜,我们终于决定回屋里休息。 我回到我的房间,正要除去我的四角裤,跳上床,却听到妈妈在叫我,要我去她的卧室。 「妈,有什么事吗?」 妈妈穿着一袭性感的短睡袍,坐在床沿。 「喔,没什么,妈妈几乎把这忘了。」她递给我一张生日卡。 「谢谢妈。」我打开卡片,而里头的东西令我震撼。 卡片里面,是一幅男女做爱的春宫图,里头一行黑字写着:『请照着做,妈妈的好儿子,去干你的骚母亲,给她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不敢相信地望着妈妈,她却缓缓躺倒在床上,主动将两腿分开。 眼前的一切震撼着我的心灵,在那雪白丰腴的粉腿间,我能清楚地看见那毫无遮掩的浪穴,一开一阖地吞吐着。 妈妈娇声道:「杰夫我儿,这是一个你应得的邀请,你爸爸已经不在了,而现在,你的妈妈需要另一个男人来餵饱这具身体,你愿意担任这个任务吗……」 这番话着实让我沉思了一阵,以前,我的确对妈妈有过幻想,但突然被问到愿不愿意付诸实施,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我无法作答。 「或是,你享把这份权利让给其他男人?」 「不要!」我立刻喊了出来,看着母亲闪烁慾火的眸子,尽快褪下胯间的四角裤。 妈妈的目光立刻亮了起来,直盯着儿子坚挺粗壮的阴茎。 我缓缓走向妈妈,就像一头步向猎物的雄狮。 妈妈将蕾丝睡袍拉过头顶,扔到一旁,露出一具柔软的丰满身体。 我凑上前去,将一边奶头放在唇边,吸吮起来,然后再换另一边。 妈妈则捧起我的阴茎,温柔地挤压它,纤纤玉指则把玩着阴囊里双丸,轻轻弹弄。 我靠近妈妈美豔脸庞,吻住她甜美多汁的嘴唇,同时使力分开妈妈粉腿,把脑袋贴住女性最隐密的方寸之地,好好地品嚐一番。 妈妈同时也吸吮着我的阴茎,出于原始本能,我胯下肉棒不由自主地贴近她火热浪穴,预备突入。 「等等,杰夫。」妈妈的手忽然按住我屁股,不让我有下一步动作。 「有什么不对吗,妈?」我焦急地问道。 妈妈抿着嘴唇,双眸深情如水地凝视着我:「我儿,你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是什么吗?」她的表情十分慎重,催促我好好考虑。 我则告诉她:「我正要和妳做爱,妈妈,妳的好儿子将要干他的亲生母亲到天亮。」 「没错,可是,这是乱伦,人类社会的最大禁忌,在今夜之后,你和我将共同享有一个非常危险与邪恶的秘密。」她沉重地说说。 「我明白,妈妈,我已经準备好了。」我笑道:「而且,妳该不会是想阻止我吧!」 「好,因为妈妈希望今晚以后,这就是我们相处的规则,我是你的母亲,也是你的妻。」 我没有答腔,妈妈已经说完了我想说的话。 慢慢地将屁股往前推,我的阴茎滑入了母亲紧窄而潮湿的蜜穴。自从爸爸死后,妈妈没有和任何人性交过,而此刻,她的蜜穴就像个橡皮圈一样紧握我的阴茎。 「上帝,妳好紧啊!妈妈。」庞大的压力,我不得不抽出少许再进入。 「我知道,但是,这就是妈妈为了把乾净的身体留给好儿子的最好证明,不是吗?」 我点头,妈妈笑着按住我屁股,让我再次深入阴道。阴壁膣肉的挤压仍然强烈,她对我微笑,打着自己努力适应阴茎的暗号。 「孝顺的杰夫,你喜欢妈妈的身体吗?」妈妈持续夹紧屁股,摇摆起腰部来迎合我,藉着两人紧密的摩擦,技巧地刺激阴核。 这瞬间,我拿到了世上任何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我肏着妈妈的骚穴,这个赋予我生命的女人,我回到了当初孕育我的子宫。 就这么狂插猛送了四十分钟,我将胯下这浪货干得扭腰摆臀,高潮如涌,当最高一波浪潮袭来,我的阴囊陡然一烫,大量滚热的精液全射入妈妈的骚穴。 我们相拥着沉重喘气,大口呼吸,直到彼此的身体回复平静。 「喔!天啊,杰夫,我忘了,我居然没有吃避孕药。」妈妈像火烧屁股似的跳了起来,马上冲进浴室。 我跟着进去看,刚好看到妈妈开了莲蓬头,用热水不住沖洗阴户。 「我应该没有那么厉害吧!」我打趣道:「就一次没有吃避孕药,就会让儿子把妳一砲成孕吗?妈妈。」 「不準说那个字眼。」妈妈吓得像是掉下地狱了似的。 只是,这时我忽然发现,我心底暗自期望妈妈给我搞大肚子,生我的小孩。 这想法果然成真了。 妈妈唯一的打算就是堕胎,但我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我们马上决定搬家到加州,在那里,没人认识我们,可以像夫妻一样重新开始生活。 怀胎九月后,妈妈为我分娩了一个很健康的美丽女婴,吾女珍妮。 之后的十八年匆匆过去。 妈妈和我养大了珍妮,她成了一个娇俏动人的小辣妹,性感迷人,在学校里惹了不少麻烦,让身为双亲的我们伤透脑筋,所幸,这丫头还算孝顺,而我们谨慎的言行,让女儿完全不知道父母的乱伦秘密。 自从办理了结婚手续,并且搬到这没人认识的地方后,我很高兴能光明正大地和妈妈调情、做爱。 然而,为了对我们的女儿公平,妈妈和我决定在珍妮十八岁的那年,把一切告诉她。 那一天,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佛矇特营,为珍妮庆祝生日。这些年来,妈妈和我每年都会来这里庆祝生日,然后在我俩定情的那间房里,尽情地干着妈妈;不过,珍妮却是第一次来这。 我们计划一起旅行,然后在週六珍妮生日的那天,抵达此地。 知道真相对女儿可能造成的伤害,我小心翼翼地计划一切。 来回计算,我显得有些过于焦虑,但妈妈,这名我与女儿共同的母亲,不住安慰我一切都会没事的。 比计划中略早,我们在週五晚上抵达目的地,当时时间已晚,便儘早休息。 熟悉的景物,勾起心里的慾念,没睡满五个钟头,我醒了过来,把妻子的睡袍往上翻至腰际,开始吻她的美穴儿。 妈妈很快地转醒,我们就在喜悦中快速地干了一场。 云停雨歇之后,母子俩讨论起明天的计划。 「妈,妳想这真的是个好主意吗?我担心珍妮会受不了这个秘密。」捧着妈妈又圆又翘的肥臀,我把阴茎埋在蜜穴里,不想拔出。 「没事的,儿子,每个人总有些秘密,我们对珍妮隐瞒了些事,就像妈妈也有些事没有告诉你一样。」 我感到好奇:「有什么事是妳小老公不知道的吗,妈?」 妈妈爱抚我的脸颊:「我的上一任丈夫,你的爸爸,愿上帝饶恕我们的罪过……他也是我的父亲。」 「喔,妈,为什么妳从来不告诉我呢?这太棒了,我居然也是个乱伦的私生子!」 「是啊。」妈妈微笑,吻着我,将香舌送进我嘴里。 冲击事实所带来的兴奋,让我几乎无法自製,搂住妈妈的肥白屁股,大力抽插,棍棍到肉,激烈的动作,让妈妈首次大喊吃不消,要我放慢动作。 换做平常,应该是我喊撑不下去了。 我们共同攀至高潮,在一阵细语爱抚后,沉沉入眠。 第二天早上,妈妈和我各自起床,去厨房做早餐。珍妮还在睡懒觉,最后我们只好把早餐端到女儿床上。 中午左右,我们一起去几英里外的湖畔钓鱼,妈妈和珍妮自顾自地脱了个精光,露出两具曼妙晶莹的胴体,她们也向我招手,不过我还是拒绝了。 于是她们一面在湖里游泳,一面大呼大叫,青春稚嫩与成熟豔丽的胴体,在水花中此起彼落,看得我馋沫直流。 当夜,我们回到营地,将中午钓到的鱼一一烘烤调味,成了晚餐。而当我们一面大啖烤鱼,珍妮突然站起来,煞有其事地说道:「谢谢爸妈,我今天玩的好高兴喔,这是我过过最棒的生日了。」 妈妈看着我,缓缓道:「儿子,我想你现在应该告诉她一切了。」 珍妮大吃一惊,马上问道:「告诉我什么?还有,妈,妳刚才叫爹地什么?儿子?那是什么……」 看到女儿这种反应,我感到畏缩,一时间说不出话。 「我……我……我不能啊,妈,还是由妳来说吧!」 珍妮不耐烦了:「爸、妈,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这也是什么生日的惊喜吗?我可不欣赏这种疯狂的主意。」 妈妈从炉火旁执起一条烤鱼,放在珍妮面前。 「珍妮,妈妈有件事要告诉妳,但妳必须答应不告诉任何人,也不準向爸妈发脾气。」 珍妮抢着道:「我答应妳,妈。」 停顿一会儿,妈妈缓声道:「妳的爹地,其实也是妈妈的孩子,我的亲生儿子,妳的哥哥。」 「妳说什么!妈妈妳是指……」珍妮的脸色忽然变成雪白。 「是的,小甜心,妳是一个乱伦的私生子。」 珍妮的表情很睏惑,但还有更多的是无法接受。 「我来补充一些吧!」我继续道:「十八年前,我在这里干了妈妈,也就是那一晚,我在妈妈肚里种下了妳。」 听完了事实,珍妮脸上如罩寒霜,对妈妈冷冷道:「既然如此,为什么妳这贱女人不去堕胎,把孩子打掉。」 我立刻跳了起来,挥手就给了女儿一耳光。 「珍妮!妳说的是什么狗屎话。」我吼道:「假如妈妈那时候去堕胎,现在妳就不会出生在世,还过什么十八岁生日。」 珍妮摀着脸,眼中泪珠滚动,「呜哇」一声,一面哭一面跑了出去。 妈妈和我彼此对望,凝视着女儿的背影在黑暗中消失。 「我就知道这会是一个错误。这可能会伤害她一辈子的,妈妈。」 妈妈无改初衷:「她会没事的,我们的女儿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一直等到天亮,这才不得不就寝,但珍妮却始终没有回来,我一直处于紧张、惊恐的不安情绪中。 妈妈和我仍然躺在床上,注意着周围风吹草动,甚至连作爱都忘了。至少,我自己完全忘光了。 我的心仍然在担心女儿的行蹤。大概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妈妈睡着了,而我却还躺在那里,茫茫地看着天花板。到了三点,门口传来开门声。 我非常高兴,女儿终于回来了,当下立刻冲到客厅,果然,我的小珍妮就在那里,像平常一样地笑着。 「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爹地。我已经尽量小声了。」 「没关係,反正我也没睡着。嗯……妳刚刚到那里去了?一切都还好吗?」不知该说些什么,简单的问候,从我嘴里说出。 「别紧张,爹地。」珍妮笑道:「我已经没事了,我只是需要独处一阵时间来把一些东西想清楚,所以我到湖边去裸泳,凉一凉脑袋。」她的声音平缓而低沉,一如我们的母亲。 「妳不怪我们了吗?小宝贝?」 珍妮坐到我旁边:「当然不会。」她拥抱着我,吻我的脸,把自己青春胴体挤进我怀里。 处子自然的芬芳,我立刻有了反应,急忙后退了些,不让这刁蛮丫头察觉到胯间的异样,但她却主动凑了过来,不让间隔出现。 「我怎么会怪你和妈咪呢?我现在反而还很高兴你们告诉我事实,你是世上最好的爹地了。」 听到这话,我终于如释重负:「谢谢妳,蜜糖。这让爹地轻鬆多了,现在我们两个都能放心地去睡个好觉了。」 珍妮妩媚一笑,朗声道:「不,爹地,你的女儿妹妹现在还不想睡,她只想要她的哥哥爹地。你能不能到她的房里,教她一些事呢?」一面说着,小丫头的手按放在我裤裆上,令我大吃一惊。 「不行,珍妮,妳现在年纪还不……怎么能……」 「为什么不行?当初爹地你搞妈妈的时候,不也是这个年纪吗?」 这句话让我哑口无言。 珍妮装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呜咽道:「求求你,爹地,一次就好了,今天是你宝贝小公主的生日啊,你一向最疼她的,不是吗?」 面对这样一张俏丽脸蛋,甜美无瑕的声音,天底下又有哪个父亲能拒绝呢? 珍妮带我到她的房间,一进房,她便脱去身上的衣服改穿上一件性感睡袍,当那具我从小看到大的美丽肉体裸裎眼前,我不自主地移开目光,不敢直视。 「你不必看别的地方啊!爹地。」珍妮媚笑道:「这具身体还有你没看过摸过的地方吗?」 她说得没错,我看着自己女儿的身体,那熟悉的曲线,真的好像妈妈,苗条细緻,却又充满性感。 而跟着,我目光盯在那件性感睡衣上,记忆中的点滴逐渐浮现,这似乎就是十八年前那晚,我第一次干妈妈的时候,她身上穿着的那件。 「妳从哪弄来这套睡衣的,乖女儿?」 珍妮已经躺在床上,微笑道:「在别人家里,妈妈会把结婚礼服传给女儿,我们家也是一样,喜欢吗?爹地。」 我微笑道:「它和当年一样的美。」 珍妮示意我坐到她身边,而当我照做,她笑道:「爹地,十八年前有了我的那个晚上,你干自己母亲的感觉像什么?」 我对这问题大为惊愕:「珍妮!我是妳爸爸,我们不该、也不能谈这个话题的。」 珍妮看着我,就像在看什么荒谬的东西:「爹地,你的女儿是个成年的小女人了,还是你宁愿我从一些陌生人的身上学到这些东西?」 这刁蛮丫头,居然用当年她母亲的那一招。这让我深深体悟,也许我们一家都有淫乱的因子,都有对乱伦的潜意识爱好。 珍妮继续道:「假如你不好意思直接说,那么做给我看也是一样的。」 她说着,躺了下来,努力地分张开两腿,露出那美丽而湿润的粉红蜜穴,熟悉的景象,几乎与十八年前妈妈张开腿诱惑我时的模样重叠,我再次明白,这两人的确是亲生母女,而这想法令我无法抑製。 我跟着躺下,一把就扯脱了女儿的睡衣,将鼻子凑进她腿间,嗅舔着她的蜜穴。 舌头来回地吻舔着,就像是一头小狗在啜吸牛奶,珍妮的小浪穴,很快就给自己的淫汁与我的唾液搅拌得湿答答。 「干我,爹地。你的坏女儿不能再等了。」 我当然不会让她等。拉开自己的睡袍,我掏出阴茎,顺着湿滑淫水,直挺挺地进入蜜穴。下身挺入,我一面与珍妮接吻,一面搓揉她粉嫩的小奶头,慢慢地控製步调。 「嗯,这感觉真好,爹地。」 我毫不停歇地前进,直到整根阴茎挺进蜜穴的最深处,两个器官不一的屁股紧密地交叠在一起,阴毛相互摩擦,发出奇异的怪声。 珍妮纵声呻吟,而她的声音令我想起卧室中的母亲。 我缓缓抽出,同时注意她眼中的神情;珍妮勇敢地与我对望,可爱的脸蛋上写满女人的春情。跟着,她主动地挺起屁股,并且两腿还缠着我,强把将离体的阴茎再吞回去。 给这诱惑动作一刺激,我连忙把她压在身下,屁股大力颠簸,快速地进进出出,对这挑逗父亲的女儿大加挞伐。 而珍妮骚浪的叫床声是如此响亮,我担心另间房里的妈妈甚至会给惊醒,于是便吻下嘴唇,封住她的小口,不让呻吟声再响彻屋里,慢慢又慢慢地干她,动作不快,却更有味道。 「爹地。」 「什么事?宝贝。」 「请答应我,今晚以后,你也会不断地干我,干这不听话的坏女儿。」 我瞬间停止动作,记得自己也曾答应妈妈类似的要求。既然一视同仁,又怎么可以厚此薄彼了。 「我答应妳,可爱的小甜心。」我继续干她,努力耕耘这具女体,让这女孩在喜悦中升到高潮。 精液在睪丸中沸腾,我要射了。 「妳有做避孕措施吗?宝贝?」 「没有,爹地。」珍妮笑道:「那有什么关係呢?女儿要哥哥把她射得满满的,我想要像妈妈一样,为你生个乱伦贝比。」 我为她的话所战慄,跟着,一股电流从睪丸直冲脑里,精液不断地从阴茎喷出,直射入我宝贝女儿的子宫。 大概在连续六次痉挛后,我瘫倒在女儿肚子上,她抚摸我的头髮,像个小女人似的轻声叹息。 「我希望能为你生个小男孩,爹地。」珍妮笑道:「同样的,等他满十八岁的那年,我也让要他来干他的妈妈,再为他生个儿子。」 「妳真是自私,只为自己着想,为什么就不生个小女娃,再给我们父子玩玩呢?」 「有了我和妈妈,哥哥你还嫌不够吗?而且,我们可以再生啊。」珍妮道:「今晚你不许回去,我要你陪我一整晚。」 「不行,我必须回到我们母亲的身边。」 「才不要咧,那个老穴你已经搞了十八年了,不会腻吗?」珍妮贴在我耳边道:「比较起来,还是这个刚开苞的嫩屄比较过瘾吧!」 就像平常一样,这刁蛮辣妹总有惊人之举,她重新扭动屁股,巧妙地再把我的阴茎吞进穴里。 「呵呵,也许妳是对的,小嫩屄。」我拍拍女儿小屁股,一语双关地说道:「我将留在里面一整夜。」说着,我又开始挺动。 珍妮微笑着吻我:「我爱你,爹地。」 「我也同样爱妳,紧紧的小屄儿。」